641辅助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陆丰枪击 美国枪击案

作者:641辅助网(www.641r.com)

陆丰枪击 美国枪击案

捐钱修路:两个CPPCC成员反目成仇

陆丰枪击 美国枪击案

许玉昌,广东省政协委员,广州某公司总裁;刘舒是陆丰CPPCC的成员。刘舒和许玉昌起初是非常好的朋友。刘舒在甲子镇投入巨资兴建酒店,这也是许玉昌的想法。两人都是甲子镇的亿万富翁,互相欣赏,被引为知己。然而,在捐钱修路这件事上,两人发生了冲突。

据报道,甲子镇是一个海港城镇,南面临海。七八十年代走私走私猖獗,归侨众多,身家过亿,隐藏着巨大的财富在民间,而政府财政往往捉襟见肘。这样,许多需要公共财政支付的道路和桥梁都是由私人融资建造的。

据官方数据显示,2006年以来,陆丰市外籍人士支持家乡建设的捐款总额已达2亿多元。数据中特别提到,甲子镇的徐玉昌在家乡捐了100万元修建盈江大道。

记者看到,已建成的盈江大道甲子段路边有路灯、绿化、石椅等配套设施,是镇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盈江大道2006年开工建设,徐玉昌等人发起成立“甲子民心工程委员会”,共筹集建设资金1500万元。

“这个项目耗资近1600万元。实际上只筹集了1200万元资金,现在负债400多万。”甲子镇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说。

刘舒说,一年多前,许玉昌动员刘舒捐款500万元修建这条公路。刘舒想得太多了,但实际上只捐了10万元。两者的矛盾由此产生。

刘舒对盈江大道的看法是33,360。“这条路不到3公里。其实900万就够了。花1500万是不可能的。他自己说捐了100万。他怎么可能真的捐100万?”

刘舒说:“这种民间集资的公益事业,在各地都很常见,尤其是对于所谓的境外成功人士。在实践中,没有人监督建设资金,但基本上是少数领导说了算。至于筹款花了多少钱?花费如何?不可能知道。更重要的是,没人知道还剩多少钱,之后会如何运作。

“我现在和另一个老乡在领导建设夹港路,全长15公里。我捐了100万。现在土基已经基本完成,到目前为止只花了300多万。我负责的说,3公里以内的路最多也就1000万。我说这话的意思不是不支持家乡的公益事业,而是要把钱花得明明白白,真正落到实处。”

采访的几天里,记者一直在给许玉昌打电话,但电话一直关机,发短信也没有回复。

市长郑全玄告诉记者,“修路捐款是热心公益的成功人士捐款,我们根本没有参与集资修路。至于许玉昌和刘舒的矛盾,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

据咨询律师称,政府对公益捐赠并不是完全没有责任。《公益事业捐赠法》规定,受赠人应当每年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捐赠财产的使用和管理情况,并接受监督。必要时,政府有关部门可以对其财务进行审计。捐赠人有权向受赠人查询捐赠财产的使用和管理情况。

祖坟被3336亿富商挖走求助

1月12日持枪封路后,金海大酒店老板刘被传闻绑架,4月21日掘祖坟,4月22日酒店遭枪击。之前警方的几次调查都失败了,所以他选择上网求助,把矛头指向了许玉昌。

4月28日,记者在甲子镇采访时,酒店经理告诉记者,枪击事件发生后,为了保护消费者的安全,酒店已经完全关闭。

枪击事件发生时,金海宾馆后勤部门的员工李是两名目击者之一。据他回忆,22日凌晨3时30分左右,他看到两名男子驾驶一辆女子摩托车进入酒店,两人都戴着全封闭头盔,看不清自己的脸。一开始他以为是客人来住。谁知道摩托车靠近客人,停在酒店外一辆黑色轿车旁边。后座的男人下了车,突然掏出一把60 cm左右长的枪。他用枪猛砸汽车后行李箱左侧,然后对着酒店的玻璃幕墙和水泥柱开了两枪。

刘舒认为“4;22 "事件仅是" 1;“12”事件的继续,意在给他一个警示。刘树成承认自己发了网上热议的帖子,网上的照片就是他从直播监控视频中截取的视频图片。

刘舒说:“发帖前几天,我老家有两个版本的:一个说我被绑架是因为我家住在深圳,所以很多亲戚都很担心。当年我和老婆接了50多个电话,问我是不是被绑架了。

“还有更重要的是,4月21日,有人把我家祖坟全毁了,还说要打破我家的风水。被摧毁的是我祖母的坟墓。无论如何,都不能牵扯到已经埋了自己的人?”

有居民反映,是李氏家族挖了刘叔祖的坟,与徐玉昌无关。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李家人断然否认是他们干的。“他的坟建了三四年了,我们从来没有过矛盾。”

刘舒这次没有报警。“之前很多事情我选择了报警,但是很多事情还没有结果,所以这次我没有选择报警。我一直很宽容,希望逆来顺受。可是祖坟挖出来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无路可退,就觉得有必要把这些黑幕公之于众。”

刘舒认为网上求助的效果比报警的效果好得多。

工作队:

带上你的枪,四名嫌疑犯在逃

4月23日下午,陆丰公安局甲子分局局长蔡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1月12日的冲突非常复杂,当时接到的报警并不涉及枪支。从那以后,金海酒店的老板提供了枪手的照片,警方已经核实了这些人的存在。“当时我们三十多名警员站在金海酒店门口,当时围观的人很多,挡住了我们的视线。我们那天才看到的

村民拿着钢叉和木棒,但是没有看到有人持枪。”

他解释冲突原因时说:“金海大酒店与水产市场相隔一条小路,听说镇政府借了那块空地给金海做宿舍,并且在宿舍周围做了围墙。但是半径村的村民却认为,这样一来是把土地的功能给改变了,所以不同意。因此村民决定要把围墙推倒。”

1月12日早上9点,蔡葵发现围墙并没有拆除,“于是,一位副镇长就去找推土机来推掉。”到了中午11时左右,争议范围内的围墙被全部拆除。

以为尘埃落定的蔡葵局长和镇政府有关人员离开不久,就再次接到了金海大酒店方面的报警称:“因为土地纠纷,半径村群众要砸酒店。”于是,蔡葵又紧急返回现场,同时在车上召集分局以及下属两个派出所的所有警力到达现场。陆丰市公安局局长指示他们要确保酒店的安全,并立即带领治安股的民警赶赴现场。

4月22日凌晨时,蔡葵当时在陆丰市内。“大约在凌晨4时许,我接到了报警,说有人把金海大酒店炸了。后来才知道,有两人戴着头盔驾驶摩托车到了金海大酒店下,分别对酒店大堂玻璃、正门处的水泥柱和住客的一辆黑色轿车开了3枪。枪击所用的枪支被证实为雷鸣登枪,也就是一种猎枪。”

他介绍说,持枪封路照片提供后,警方非常重视,陆丰市公安局也介入侦查,根据相片查实了持枪人为半径村的村民,目前已经锁定了这些人员的行踪。“4&;22”事件后陆丰市公安局“缉枪队”介入,甲子公安分局将1月12日发生的“毁坏公私财物”案也一并移交。“现在还没有证据表明两件事有联系,警方是分别立案调查,没有并案。”

汕尾市公安局一副局长表示,汕尾市公安局已经为此案成立了一个专案组,陆丰市成立了一个联合调查组,村民上缴了4把枪,都是雷鸣登猎枪。但是半径社区党支部书记胡坎告诉记者,涉案的4人均在逃,现在正在跟他们家属做工作,叫他们主动投案自首。(记者景剑峰田加刚)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