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辅助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平生最擅长的事就是说故事 使我自信心满满的

作者:641辅助网(www.641r.com)

平生最擅长的事就是说故事 使我自信心满满的

天下霸唱新作《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封面

2012年天下霸唱到山西丁村采风时,此版图片由被调查者提供

“找龙分金看山,一重纠缠就是一重屏障。如果关门有很大的风险,就不会有阴阳作为封印。”这是天下霸唱最新盗墓小说《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中的一段。古文明、失落的宝藏、神秘的古墓、奇诡的探险之路,再加上性格迥异、各有奇妙“三重奏”的胡八一、王庞子、杨萍,一直是天下霸唱作品中吸引人的重要元素。最近,天下霸唱出版了《鬼吹灯》,《摸金校尉》的第一版,《九幽将军》之后的另一个系列。

12月18日,电影《寻龙诀》在国内首映,好评度远远超过两个月前上映的《九层妖塔》。短短一个周末,票房突破6亿。

《寻龙诀》和《九层妖塔》改编自天下霸唱的同一系列小说《鬼吹灯》。早在首映前几天,天下霸唱就已经看完了《寻龙诀》的完整样片。“看完样片,我那颗一直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乌尔善拍了我想要的。”近日,天下霸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满意地表示。他对自己的新书《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也有话要说。

a比《鬼吹灯》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更精通

平生最擅长的事就是说故事 使我自信心满满的

山西晚报:能评论一下《九层妖塔》和《寻龙诀》两部电影吗?

天下霸唱:事实上,我不敢看改编自我自己作品的电影。怕人家说你的小说全是吹牛,瞎编有什么好处?《九层妖塔》太忙了,错过了行程,错过了。现在有些网站虽然可以看,但我不想刻意去看。不看机会就评论机会不好。《寻龙诀》不一样。我是这部剧的编剧之一。两年时间,剧本改了七八次,400多份稿子都经过了精心修改,费了太大力气。所以电影拍出来的时候,我从头到尾都是恐惧的看。看完之后我松了一口气,拍出了我想要的,特效比我预想的要好!

山西晚报:看得出来你在两部电影里明显是“偏心”的。都是改编自你的作品。待遇为什么这么不一样?

天下霸唱:《寻龙诀》改编自《九层妖塔》。刚开始写的时候,我是按照自己的气质写的,想着写什么,写到哪里。

在写作过程中,小说首先在网上炒,每天必须完成的两千字变成了负担。很多时候都是为了写而写,文字不讲究。但是,正是因为《鬼吹灯》系列的普及,我们才有信心写出《鬼吹灯》系列。

《摸金校尉》是我创作的新系列。在写《摸金校尉》的同时,也在写电影《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的剧本。可以说《寻龙诀》和电影《摸金校尉》是兄弟,有很多相同点,也有很多不同点。在《寻龙诀》的创作中,我有更多的时间脚踏实地的去创作。从故事构思到文章结构我都有详细的规划,文笔也更有技巧和精炼。

山西晚报:你说你在写《摸金校尉》剧本的时候也在写《寻龙诀》,不会互相影响吧?

天下霸唱:我写《摸金校尉》的原因是我在参与电影创作的过程中受到了极大的感动和启发。发现写《摸金校尉》的时候,留下了很多遗憾。之前《鬼吹灯》在网上连载。有时候不是在想自己每天写的情节,而是像一个出租车司机,一睁眼就欠了三千字。今天不写,明天欠6000字,明天不写,后天欠9000字。所以我首先关心的是字数,有时候内容很水,像草稿一样,错别字多,没时间修改。虽然故事最后不言自明,但我只满足于第一、第七本,其他的书有很多遗憾。当我和乌尔善的团队一起拍摄时,他们的严肃给了我灵感。我觉得我有时间第一,能力第二。为什么不写一部自己满意的作品?于是我写了系列《鬼吹灯》。

山西晚报:你对自己的新作《摸金校尉》有什么评价,你觉得自己能得多少分?

天下霸唱:我想通过这本书让读者知道,我不只是一个吹灯的幽灵。也希望读者除了看故事还能看到别的。《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我打算继承中国古代文学的讲故事传统,加上很多东方神秘文化,还涉及到一些地理、地质、考古、风水、占星等方面的知识。至于细节,我只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讲故事是我文学创作的启示

山西晚报:有很多读者评论说你是写鬼故事的专业户,很好奇你是怎么编这么多玄幻故事,这么多奇术的。

天下霸唱:我必须从我的成长经历开始。我是天津人,小时候住在天津魏古玩圈附近。那里卖很多假古董。古董商总是晚上10点到凌晨4点出去摆摊,鸡不叫狗不咬。买不买都没关系,当时只要去街边小摊走走,就能听到关于盗墓的奇怪传说。另外,我父母是地勘队的,常年在外地工作。寒暑假一到,我就去他们工作的地方住。他们工作的地方大多在边境或者山区。从小就听很多关于山里古墓的传说。后来,我工作了。我以前在一家金融公司做期货生意。公司要开采,就得让地勘队去山里勘察。有时我们邀请给人看风水和阴阳房的老教师来山上看看有没有矿。我和很多风水老师打过交道。他们经常给我讲一些道听途说的鬼故事.这些故事可以写成长文,并不令人担忧。

山西晚报:《摸金校尉》和八卦是《易经》的亮点。你读过很多玄学方面的书吗?

天下霸唱:许多人问过我类似的问题。如果我说没有,会让很多人失望吗?其实我读书不多,除了《寻龙诀》之类的

的话本小说,其他书看得很少。家里藏书也不多,偶尔会在网上看看电子书。我几乎所有的文学积累都来自于评书。我是上世纪70年代末生人,小时候没什么课外书可读,生活比较单调。唯一让我着迷的,便是每天中午1个小时听评书的时间。我听过的评书不计其数,像单田芳的《隋唐演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听过不知道多少回,还有刘兰芳的《岳飞传》《杨家将》、田连元的《水浒传》、袁阔成的《三国演义》……大部分人听评书就是听个热闹,听过就忘了,但我在这方面的记性特别好,听过的几乎都记得,甚至有些经典台词都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

山西晚报:如此痴迷评书,小时候就没想过长大当个说书人?

天下霸唱:不是不想当,是条件不行。我虽是天津人,但因为我爸妈工作性质的缘故,我几乎是在东北长大的。印象里,我小时候鼻涕就没断过,早早就得了鼻炎。鼻音太重,说话快了别人听不清。

C 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以码字为生

山西晚报:能写出这么扣人心弦的小说,小时候作文一定很棒吧?

天下霸唱:说来汗颜,我不爱看现代人写的书,小时候的作文成绩也一直不好,平时只擅长写记叙文,可以像说评书一样添油加醋地把故事生动地讲出来,但写说明文就不会了。数学成绩更差,从来没超过30分。可是奇怪,研究《易经》、八卦我倒是算得很清楚。

山西晚报:但您却引领了后来所谓的“盗墓文学”,并早在2007年就荣登了中国作家富豪榜。

天下霸唱:(笑)我的作品不算什么文学,我到现在也不懂什么是文学。那些都是虚名,全凭读者们抬爱。其实我文学功底算不得深厚,读过我小说的读者也应该能体会到,我的小说文字驾驭水平一般,全靠精彩的故事情节取胜。我平生最擅长的事就是说故事,我只是把心里所想的故事用笔写下来罢了。说真的,我自己都没想过我这样的人将来有一天也能以码字为生。

山西晚报:现在每天写作的节奏是怎样的,有那么多创作思路吗?

天下霸唱:我比较嗜睡,熬不了夜。一般晚上12点就睡了,没事儿会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12点。下午两三点去工作室写作,写到晚上八九点。我打字很慢,写东西也慢,平均每天两三千字。哪天心情好了,写4000字就是极限了。“日出千言不损自伤”,对我来说,写作是件很耗费体力的事情。听说有些高产作家一天能写上万字。太牛了,我是自叹不如。

山西晚报:您目前发表过的作品多是盗墓鬼神类的小说,有想过要创作其他题材的小说吗?

天下霸唱:其实我之前也写过其他题材的小说,现在手上在写的一部小说,主人公都是上世纪80年代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没有盗墓情节,有点像《老炮儿》那种感觉。故事很精彩,相信“灯粉”们也一定会喜欢。

山西晚报:记得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将来有可能以晋商为题材创作一部小说,现在这个计划提上日程了吗?

天下霸唱:我的确对晋商文化很感兴趣,可现在手头的工作太多,近两年恐怕是写不了了。不过山西我倒是去过很多次,太行山给了我很多创作灵感。

山西晚报:具体说说山西哪些地方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天下霸唱:山西陵川县的王莽岭我去过两次了,锡崖沟的挂壁公路简直就是人类的鬼斧神工!据说那条7.5公里的修在绝壁上的公路,是沟里两代人历时30年修成的!我在写作时,写到那种深山老林诡异僻静的场景时,脑海里就常常会浮现出王莽岭的景致来。还有那个“中国第一鬼村”封门村我也专门去探访了,和王莽岭一脉相连,那儿应该属于河南焦作地界了吧。在村里采风的过程中,我从村里的老人们那里听到很多灵异的传说,这些都会出现在我的小说里。

本报记者 贾丽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