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辅助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史上最严网约车新政 滴滴们的苦日子开始了

作者:641辅助网(www.641r.com)

史上最严网约车新政 滴滴们的苦日子开始了

滴滴表示,以上海为例,目前从事网上打车的车辆中,符合新轴距要求的不到五分之一。在已经激活的41万多名司机中,只有不到1万名司机拥有上海本地户籍。回想起来,滴滴刚出现的时候,是以“共享经济”的姿态进入大众视野的。现在征求意见稿的诸多限制是否给共享经济套上了枷锁?这些外地来的大批司机和从业者会去哪里?从现在开始他们的人生道路会发生什么变化?

我们是网络汽车从业者,这是我们的故事

(应受访者要求,明、均为假名)

黎明明:茫然之后的绝望

经常忙到半夜,大家都睡着了,网络车司机黎明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拖着自己回到东五环外的出租屋。

走进这间有点像活动板房的一居室公寓,你需要穿过一条狭窄的小巷,沿途有麻辣烫、板面、公共厕所,甚至还有垃圾回收站。月租1000元,他和山西老乡(也是网车司机)各付一半。

在过去,不管他回来得多晚多累,都会觉得这条路很美。有时候和老乡喝两杯,吃点麻辣烫,现在只觉得不知所措,不知何去何从。

在北京工作近五年,开面包车跑建材市场,搞电工和装修,送快递,做司机。黎明明做的工作不是10个8个,基本不是特别稳定。直到去年春节,他花了8万买了一辆二手帕萨特,成为了一名全职网络汽车司机。车牌是从暂时离开北京的老乡那里租来的,友情价很便宜。按照市场价格,一个牌照一年至少需要12000元。当然,摇号现在是另一种拿到北京牌照的方式,但是很难上天。

当时正好网络车平台如火如荼。滴滴、优步等平台为了抢占市场,疯狂烧钱,补贴司机和乘客。黎明明突然觉得他的生活变得更好了。他从一个月薪几千元的快递员一跃成为月入二三万的中产阶级。“很多乘客收入没有我高,曾经很嚣张。"

在当时的北京,像黎明明这样的网络汽车司机有9.5万人,他们曾经沉迷于分享经济带来的红利。很多人甚至带着自己的宝马7系和奔驰小跑上街,很多白领甚至辞职上街开快车。黎明明也觉得自己像打了鸡血一样,每天都在“捡钱”。

当时市场上特别火爆的各种富豪神话——,连续开了48个小时,收入4800元,月入2万元不是梦.所有的信息都在诱惑各行各业的观察者,所以放下工作,加入网络汽车司机的大军。

为了更好的接单,明买了两部手机,分别装了滴滴和优步。对比了两种补贴政策后,他决定用哪个平台下车。之后有段时间还挺凶的,黎明明也装了益智。为了更好的适应平台奖励政策,明也调整了作息时间,早上5点出门,晚上12点回东五环外出租屋睡觉.

很多时候,黎明明会睡在车里。"当椅子被调低时,你就可以睡着了."黎明明说,然而,当应用程序发送接收订单的提示时,他可以立即切换回他的精神模式。晚上两三点睡觉,早上五六点出门,在黎明明都经历过几次。

在奖励最激烈的时候,黎明明灿甚至不回家,而每天在车里吃饭睡觉。“看着APP里的数字跳动,感觉特别刺激。”正是在这种刺激下,仅用半年时间,黎明明就还清了所欠的5万多元买车贷款,把几万元钱寄到了他在山西的家。

但是好景不长。今年春节过后,黎明明显明了

因为补贴少,收入直线下降,他的很多同龄人纷纷转行,有的回到了原来的岗位,成为兼职司机。与此同时,大量外国牌照和司机开始进入北京,还有几个来自黎明明家乡的人也来了。虽然他已经劝过,已经来不及了,最好不要来,但是对方并没有表现出他的好感。“以前一天两次的奖励逐渐变成了两次峰值,然后降到了1.8倍。完成固定单数的奖励也减少到20元,即20元。”

尽管收入下降,黎明明仍然期待着好转。能遇到黎明明的不是转折点,而是网络汽车行业的巨大变化。

7月底,交通运输部会同公安部等7个部门公布《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使网车获得合法地位。8月1日,滴滴和优步宣布合并。

虽然政策变化允许黎明明等司机把心放在肚子里,但滴滴和优步可以合并,出行领域巨头的诞生也意味着网车野蛮增长时代结束,补贴会越来越少。“滴滴说是什么,人家给我切鱼。”

同样从这个月开始,工作时间不变,明的自来水也只有不到6500元,除了油耗和车穿,比他之前的收入略高,每个月寄回家的钱也回到了三位数。

但是无论如何,在北京网游是一份很体面的工作。在山西老家,黎明明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需要赡养,尤其是在他买了车之后,他的整个生活都被绑在了车上。年近50岁的黎明明不想像几年前那样拿钱打零工。

但就在黎明明准备安于现状、调整心态的时候,当北京新政策“非北京籍司机将被禁止从事网上汽车业务”的时候,他又一次触及了冰点。

他不知所措,甚至绝望。关于记者问他以后做什么,会不会继续开车,会不会留在北京,他只是叹了口气,“说吧,一步一个脚印。”

王硕:我担心两万元的存款收不回来

王硕,39岁,广西人,是黎明明说他不听劝告的外国司机之一。事实上,去年年底,他的老乡们开始劝说他直接从东莞来北京

开车,可那会儿王硕在东莞正接了一个大项目,做电工,一个月收入有4000多元,对于老乡说的在北京租辆车开快车也能挣1万多,王硕将信将疑。

拖拖拉拉直到今年5月份,王硕才从东莞来到北京,以3000元一个月的价格租了一辆河北牌照的车,这对于王硕来说已经相当肉疼,要知道,租车的费用已经相当于他此大半个月的工资。

细心的北京乘客会发现,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不论是滴滴还是优步,都很容易打到外地牌照,其中以廊坊的冀R、来自保定的冀F、来自山东的鲁和来自山西的晋牌居多。

“主要是今年上半年补贴越来越少,本地司机都不干了,谁愿意天天学雷锋啊。”一位网约车司机说,“司机越来越少的时候,平台才放开了对外地车进京的限制,好多廊坊的、香河的司机都把车开到北京来了。“

不过开了半个月,王硕就发现,这份职业并没有之前老乡描述的那样美好。他每天从早上6点开始工作到晚上11点,每周限号就休息一天,他对北京线路不熟,一天只能跑十多单,除去油耗和租车费用,每天到手只有180多块,第一个月下来也就剩下2000多元钱。还不如做装修挣钱多。但是租车合同已经签了,押金也交了,骑虎难下。

实际上,外地牌照比北京牌照的限行规定要严格很多。比如,每周必须办理进京证(因为进京证的有效期只有7天),而且除了要按照京牌车辆实行尾号限行外,还必须遵守相应的限行规定。

王硕告诉记者,也正因如此,外牌车在北京接单受到很大制约,“早晚高峰单量最多、补贴最多时段,却不让我们进五环,另外,外牌车辆不可以走二环主路和长安街,经常要因此绕路或者限行,也会引起乘客不满和投诉。”

好在王硕原来也开过车,也年轻,认路本事也还可以,第二个月开始就适应了北京的开车规则,但每天必须保持12个小时以上的工作,才能够维持月收入在3500元以上,他觉得非常痛苦。

只是,一旦非京籍司机被禁止从事网约车业务,王硕将不但没有挣到收入,当初来北京时,向租赁公司缴纳的保证金2万元很可能也会一分都收不回来。他表示对新政不理解,也想不明白,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现在来看,回老家或者转行做黑车,是很多上海、北京、深圳、天津外地网约车司机的选择。有报道就说,在北京通州,网约车大量减少,出租车没有增加,在通州只能靠黑车。”

程文:几百万的投资或许打水漂了

打算退出网约车的不止司机群体,还有一群隐秘的操盘手。对于个体网约车来说,新政出台后失去的只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但对于这些操盘手而言,失去的还有数以百万计的真金白银。

今年7月,38岁的程文拿出500多万元,这是他整个家族所有的流动资金,在加上贷款,上海成立了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准备与滴滴、Uber、易到合作,以“以租代购”的方式将车卖给网约车司机。

“当时打算主要是针对外地司机,一辆10来万元左右的汽车分三年付清,每个月租金4000元。”程文说,他公司的这批车大都是7万-8万元的轩逸、世嘉、桑塔纳、捷达、凯越等车型。车辆属于汽车租赁公司,驾驶员每个月交“份子钱”,跟出租车相比,三年后车辆归个人。

这种方式,过去在滴滴发展过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也是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外地司机获得车辆来源的最重要方式。此前,滴滴平台的快车司机在注册成功后,均会被指派到一家租赁公司旗下。这些租赁公司的车辆来源,少部分是私家车挂靠,大部分是租赁公司购买。

“我当时连押金都没交,所以觉得挺合适,交完‘份子钱’之后,一个月也有五六千。”在上海,一位滴滴对公平台司机说,自己一个月交3000多元“份子钱”,平台扣费大大低于兼职车辆,而且三年后还能赚辆车。

尽管过去几年来,各地汽车租赁公司已数不数胜,但随着网约车获得合法地位,其市场前景当时看上也大为可观,因此程文才得以说服家人,将家里的所有资金用于汽车租赁创业。

只是,程文没想到的是,各地新政细则,出乎意料的要求太高,尤其是对“车”的要求过高,对车型、牌照、车龄有了严格的限制。“按照新政,我们贷款购买的这批车都不符合要求,如果这些车没法成为网约车,我们该怎么办?”他说,而如果另外贷款购买符合要求的车,一是这些车均价都在18万元以上,资金压力太大,二是外地司机不能成为网约车司机了,符合本地户籍、又没有车的司机又能有多少呢?

事实上,在北京、上海等地网约车新政出台后,已经有不少挂靠下面的司机来找他了。“也只能对他们说政策还没有最终出台,尽量稳定情绪。”他说。

而面对网约车“高端化”,滴滴出行则在10月8日发布声明表示,要求用帕萨特、奥迪A4L等以上的车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必然提高运营成本,或将抬高网约车费到当地出租车价格的两倍或以上。

程文说,他听说现在业内正准备成立网约车联盟,希望能争取到更大的话语权。对于程文来说,这可能是让他几百万投资不打水漂的最后方式了,“我们也希望‘网约车新规’也能听听我们的意见。”

高高:我是本地人,但我对网约车司机没兴趣

网约车的另一重压力,来自“京人京牌、“沪籍沪牌”。问题是,对于北京、上海、深圳本地人来说,成为网约车司机的吸引力有多大?

“这是逼着我另外买一辆车了。”2015年底,作为上海本地人,53岁的老李购买了一辆东风日产轩逸,专职做网约车。“这辆车行驶省油,而且也符合中产档次,但现在如果新政真正实施了,那这车辆就不符合要求了。”

“网约车监管其实还是有必要的,本身现在市场就有些混乱,再加上拥堵严重,越来越多外地车涌入,路况就更糟糕了。”对老李来说,他是支持网约车新政的,外地牌照的车被禁止对于本地司机来说是利好行为,“我们现在经常个把小时都接不到单子,就是因为外地车太多。如果没有外地车,那我们的客人就会增多,不然一个晚上接几个单,没什么意思。”

不过,即便再去购买一辆中级车,53岁的老李还能干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根据上海市交通委透露的调研数据,驾驶员们普遍反映,劳动强度大、工作条件较为艰苦,收入与劳动付出不相匹配。“其实我也不差钱,就是没事干混混时间。”

不过,像老李这样肯成为网约车司机的上海本地人并不多。“那太没意思了,而且那么辛苦,随便干点什么,不必那个强?”出生于上海浦东、今年28岁的高高说,今年8月,出于兴趣,他开着他的宝马X5去跑了一周滴滴,收入3000多元,刨除油耗、人力、车辆成本,还倒亏一大截。

现在,在高高周围,他认识的年轻人中,没有一个人去跑网约车的。实际上,在高高眼中,网约车和出租车一样,都应该是为外来人口解决就业岗位存在的,“从收入结构来说,上海本地人一般都有两三套住房,不少人都是中产,更多的是追求生活质量,而且上海人自尊心还特别强,去跑网约车那个辛苦钱,很多人会觉得抬不起头来。”高高有些担心,现在上海网约车41万司机中,本地司机不足1万,这40万的缺口,很显然是上海本地人无法添补的。

这种情况,在北京、深圳也是常态。一名北京市出租车管理权威部门人士就说,北京市目前约10万出租车司机的平均年龄在45岁以上,“35岁以下的司机不到8%,30岁以下的司机更是凤毛麟角。这个行业,对本地年轻人的吸引力明显不足。”

滴滴将死?复杂利益团体下的重重迷雾

滴滴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面对史上最严新政,在几个城市细则公布几小时后,滴滴回应称,新规草案将导致车辆供给骤减、司机大幅减少、网约车车费翻倍。

很显然,滴滴这种直接与交通主管部门公开对撕意味着,滴滴的政府公关已经宣告彻底失败。

有评论认为,这是让滴滴出行无路可走、滴滴将死的节奏。因为滴滴大量的注册司机和车辆都是外地人、外地车和小排量的车。严苛的网约车新政无疑卡住了滴滴的脖子,它已经耗费巨资收购快的、优步,又接受了1000多亿元的风险投资。

史上最严网约车新政 滴滴们的苦日子开始了

如果被政策限制为一个高端出租车公司,无论如何也不值滴滴今天350亿美元的估值。

“共享经济”光环失效

情势急转直下。就在几天前,经过一连串的补贴与融资大战,连续合并快车与Uber中国之后,程维刚以一名出行行业胜利者的姿态接受了国外媒体采访。

对于程维来说,经过四年的浴血奋战,终于迎来了“和平时代”。可惜,和平并没有坚持多久,十一长假一结束,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多城市密集出台网约车新政征求意见,其严格程度将滴滴打得措手不及。

尽管可能是这几年最擅长与政府打交道的新兴公司,但北上广等城市网约车新政的严格程度显然超出滴滴的预想。因此,在滴滴《关于网约车征求意见我们的一些看法》一文中,滴滴代表“数亿网约车用户”和“千万网约车司机”与有关部门进行商榷,甚至提出要“与社会各界一同探讨”。

只是,尽管有户籍制度以及政府政策两大因素加持,但在社交平台和媒体报道中,滴滴的回应不仅没有获得一边倒支持的情况,反而引起更多司机、乘客以及评论者对滴滴的指责。

或许,这一切,与滴滴亲手将“共享经济”这一光环捅破的策略密切相关。

2012年6月,滴滴成立,用真金白银的补贴手段,迅速积累了大量的出租车司机,滴滴顺利拿下出租车市场。2014年8月,滴滴专车上线,滴滴宣称的“共享经济”模式此时出现,而初期的专车司机多数为业余载客的有车人员。

专车的出现,导致滴滴直接参与到与出租车竞争的行业中来,支撑滴滴早期发展的出租车司机群体在滴滴的发展战略当中开始被抛弃。2015年5月,滴滴低价专车——快车业务上线,此前的专车司机在滴滴战略中的地位也开始下降。

四年多时间里,在资本的帮助下,滴滴迅速扩张为涵盖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及大巴等多项业务在内的一站式出行平台。问题是,在这一扩张过程中,支撑滴滴成长的出租车司机、专车司机甚至快车司机、用户,都成为滴滴战略发展的棋子,并没有与滴滴建立感情上的深度联系。

2016年8月1日,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尽管滴滴强调仍然会与Uber中国各自独立发展,但越来越多的用户发现,滴滴、优步开始收割市场,涨价了。8月18日起,滴滴平台开始实行司机和乘客分开计价,取消之前对司机端收取的每单20%抽成,每单收取0.5元,外加1.77%管理费。对于滴滴司机来说,每跑一公里实际是扣除(1.8-1.44)+(0.5-0.35)+(0.8-0.64)将近7毛钱给滴滴,外加1.77%的管理费,这引发了众多司机的愤怒。

优惠减少,滴滴也面临着与乘客的博弈。不少乘客都在社交平台上感慨,滴滴打车涨价了。据《华商报》报道,自Uber和滴滴宣告合并后,全国市场涨价三成左右。

这种分开计价形式,意味着滴滴变为了出行服务的转包商,也让滴滴正远离共享经济的初衷。要知道,分享经济的本质是“闲置资源再利用”,在滴滴如此丰富的产品矩阵中,如今只有“顺风车”勉强可被称之为“分享经济”,其余业务多半是滴滴与优步合并后垄断下的自行定价。<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