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辅助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李勤单刀赴会成都路成都路桥李勤最新动态桥 律师称成都路桥董事会越权

作者:641辅助网(www.641r.com)

李勤单刀赴会成都路成都路桥李勤最新动态桥 律师称成都路桥董事会越权

随着达州商人秦丽的快速告示牌,成都路桥()猛烈地刺激了投资者的想象欲望。资本市场现实而残酷。面对已经到了城门的篡位者,成都路桥展开了反击。

3月11日,在成都路桥召开股东大会进行换届选举,公司新老最大股东秦丽和郑裕利开始了第一次交锋。在会议现场,证券时报联华财经()记者注意到,成都路桥的投资人踊跃参加会议,会场戒备森严,秦丽也准时到会。然而,令人惊讶的是,秦丽的随行律师被限制进入会场,他们的投票权甚至在股东大会之前就被取消了。

取消秦丽的投票权

其实这次股东大会最重要的议题就是修改公司章程,进行高管换届选举,这也是新老大股东的第一次交锋。然而,秦丽不仅没有提交提案,甚至他的股东投票权也被上市公司董事会取消。

2月25日,成都路桥宣布同意将《关于修改的议案》、《关于增加公司经营范围的议案》提交股东会审议。但就在股东大会召开前,成都路桥董事会收到股东临时提案。2月29日,股东四川省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提名周伟刚、邱晓玲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提名高跃贤、尤红、王良成为独立董事。前第一大股东郑裕利提名周文飞为非员工监事候选人;3月1日,现第一大股东秦丽提出临时提案,提议召开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进行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并推荐秦丽等六名相关人员担任成都路桥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实际控制上市公司并不容易。成都路桥董事会要求,股东提名董事、监事候选人的临时提案至少应在股东大会召开前10天,即2月29日提交。同时,秦丽的提案将导致公司董事会中没有独立董事,提案内容违反了董事会中不少于三分之一的独立董事的规定;在秦丽的提案材料中,没有提名人或被提名人对董事候选人资格的确认。因此,成都路桥董事会认为秦丽的上述临时提案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决定不提交公司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如今,面对变革提议遭到拒绝、最大股东空缺但没有董事会席位的情况,秦丽的下一步行动以及股东大会将会说些什么等问题吸引了外界的大量关注。

证券时报联华财经记者注意到,3月11日13时,成都路桥第四届董事会召开会议,董事会一致审议通过《关于股东李勤所持有公司股票不得行使表决权的议案》,称股东秦丽在成都路桥增持股份5%及之后每增持5%时,并未依法在规定期限内停止购买公司股份。在增持公司总股本20%以上并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后,未聘请财务顾问披露详细的股权变动报告。根据《证券法》等规定,成都路桥董事会认为,非法股东秦丽持有的公司股份不得在股东大会上行使表决权。

面对突如其来的“王炸弹”,很难做出回应,因为股东大会马上就要召开了,要到股东大会投票现场才能知道。

股东大会很热

3月11日下午,距离成都路桥召开股东大会还有一段时间,但数十名投资者早就已经在办公楼的大厅里等着了,气氛异常热烈

股东签到台与部分投资者发生纠纷,因个人股东证明不全被成都路桥工作人员婉拒。一位现场投资者告诉《证券时报》联华财经记者,作为成都路桥的老股东,他早就已经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但近几年来,除了负面消息,成都路桥股价持平,有些失望。但是今年不一样。这只股票终于得到了资本大佬的关注。既然秦丽敢花10多亿的真金白银成为第一大股东,那么他以后肯定会为成都路桥多做资本运营。事实上,正是因为这种想法,许多个人投资者亲自来到股东大会,期待与秦丽面对面交流。

秦丽到达会场。然而,证券时报联华财经记者注意到,经过几次谈判,成都路桥的工作人员只允许秦丽进入会场,包括律师在内的几名陪同人员被拒绝。

8点,成都路桥股东大会时间到了,与会人员陆续进入会场。这时,成都路桥做出了意想不到的举动,其安保人员将办公楼的铁门紧紧关上。对此,成都路桥秘书长郭皓表示,参加现场投票的有30名投票股东及其代理人,参加网上投票的有448名股东及其代理人。这么多股东的参与,是成都路桥上市以来独一无二的。

郭皓进一步表示,公司股东大会的记录日期为2016年3月2日,符合条件的股东也可以书面委托代理人出席会议并投票。由于股东大会的时间安排特别敏感,很多不相关的人都想看热闹,为了保证会议的正常进行,公司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加强对与会人员的控制。据调查,秦丽的随行人员不具备股东资格,因此其余人员均被婉拒。

随后,成都路桥股东大会如期召开。由于最大股东秦丽被取消投票权,股东大会的投票结果自然不再悬而未决。

根据3月11日晚的公告,成都路桥《关于增加公司经营范围的议案》、《关于修改的议案》的议案及董事会选举均经股东会审议通过。同时,成都路桥新一届高级管理层人选确定,任命周伟刚为董事长,王记伟为总经理,邱晓玲为副总经理兼首席财务官,郭皓为董事会秘书。

竞争还是控制的持久性

就像追女孩子一样,要想从默默无闻走向引人注目,就要用真金白银砸钱,秦丽的成都路桥四大标语牌就花了近12亿。

李勤单刀赴会成都路成都路桥李勤最新动态桥 律师称成都路桥董事会越权

p>时间推移至2015年,李勤与成都路桥的关联首次是出现在当年三季报中,李勤持股3.99%成为成都路桥第三大股东,仅次于公司实际控制人郑渝力(持股%)以及旗下的四川省道诚力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7.81%)。

如果说2015年的买入仅仅为了试水,那么进入2016年之后,李勤则正式吹响了举牌成都路桥的“集结号”。今年,1月4日、18日、28日,成都路桥三次公告遭到自然人李勤举牌,并最终于2月27日超越郑渝力及其一致行动人道诚力实业,迅速拿下成都路桥第一大股东之位。截至2016年2月17日,李勤已持续买入成都路桥共计1.48亿股,累计支付资金亿元。

公告显示,李勤1977年出生,住所为四川省达县南外镇。2010年至今,李勤持有中迪禾邦集团有限公司33%股权,并为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据中迪禾邦官网披露,该公司注册资金5亿,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经营、酒店运营管理、金融投资等。2015年,中迪禾邦投资总额超100亿,并在四川等5省启动了10余个项目,开发总面积逾600万平方米。截至2015年11月,中迪禾邦城市综合体与酒店用地储备已逾1800亩。

据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了解到,李勤最初是想通过参股的形式,以谋求与成都路桥的业务合作。不过,双方合作谈判并没有实质性进展,无奈陷入了对上市公司的股权与控制权争夺。据最新公告,李勤认可并看好成都路桥未来发展前景,拟通过增持成都路桥股份获取股权增值带来的投资收益,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成都路桥股份的可能。

另会议现场有投资者表示,尽管此次股东大会李勤未能如愿进驻成都路桥董事会,但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争夺应该不会就此终止。目前,成都路桥股价不到8元/股,李勤平摊下来的持股成本应该在每股7元多,处于盈亏平衡附近。假若李勤现在放弃夺权出走,如此大的抛量势必将对股价造成极大压力,届时其成本线亦将被击破,他必然不愿这么快就认输亏钱出局。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围绕在成都路桥身上的控制权争夺战不会马上停止,对此,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将持续跟踪报道。(记者唐强)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