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辅助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成都路桥李勤最新动态

作者:641辅助网(www.641r.com)

成都路桥李勤最新动态

摘要:

1.4月10日,中迪投资披露2018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万元,同比下降;实现净利润-1万元,下降%。

2.本公司实际控制人秦丽和中坻河邦集团有限公司拟向中坻投资及其控股子公司提供不超过2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平均年利率不超过9%,可用于在额度内滚回旧贷款。

3.据新京报2016年3月报道,四川达州人频繁出现在资本市场舞台上,包括、唐,他们之间通过复杂的关系联系在一起。有人称之为达州帮。

4.四川富豪秦丽活跃资本市场三年多,从成都路桥连续标语牌到绵石投资,从成都路桥减持到协议解除。在秦丽的主要资产中,迪河帮的负债达到214亿元。

控制权变更后的第一个完整年度,中帝的投资业绩大幅下滑。中迪投资4月10日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1万元,同比下降%。

中帝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是四川富豪秦丽。早年,秦丽创办中坻河帮,从事房地产生意。近年来,他在资本市场上迅速崛起,花了10多亿元签下了成都路桥。2017年9月进入绵世投资(即中帝投资)。

经过不断的扩张,秦丽手中的主要资产之一迪河邦集团的债务超过200亿元,今年业绩下滑,陷入亏损。此时,秦丽试图出售他在成都路桥的股份,但进展并不顺利。

中迪投资寻求资金支持

数据显示,中迪投资成立于1993年。早期主要从事石油化工催化剂、精细化工产品和氧气、氮气等空气产品的生产和销售。自2005年起,公司主营业务开始向房地产综合开发转型,并于2017年9月由四川富豪秦控股。

在过去的2018年,中迪的投资业绩并不理想。

4月10日,中迪投资披露2018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万元,同比下降;净利润-1万元,下降145.24%。

根据中迪投资的公告,公司在2018年积极推进三个新的房地产投资项目。2018年三季度末四季度初,各种房地产投资项目陆续开盘销售,营销费用大幅增加。目前,公司下属的房地产投资项目正在开发建设中,尚未竣工交付。但本公司以房地产竣工验收交付为收入确认结转条件,故报告期内发生亏损。

以“中坜随丁府”项目为例。位于四川省达州市大川区翠屏街叶家湾小区,总建筑面积约34.44万平方米。由达州绵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设,项目分两期开发,预计总投资约1.6万亿元,完成投资88680.6万元。

根据中帝投资,项目一期包括1#-7#住宅楼、1#-3#住宅裙楼商住楼和19#商住楼,二期包括一期和二期的8#-18#住宅楼、20#商住楼和地下室。该项目一期和二期均在建设中,预计竣工时间为2020年底。今年,二期工程于2018年9月开工,可用面积5.34万平方米,其中已售出9900平方米。鉴于上述项目处于建设阶段,尚未竣工交付,收入确认条件尚未满足。

为了推动项目的进展,中迪在国外投资进行援助。

根据2018年年报,中迪投资的全资子公司西藏芷玄与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签署了《信托合同(次级)》,信托计划的目标规模不超过1020米

目前,中迪投资已获得实际控制人秦丽的协助。

4月10日,中迪投资宣布,为支持公司项目发展的需要,公司实际控制人秦丽、中迪和邦集团有限公司拟向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提供不超过2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平均年利率不超过9%,可用于在额度内滚回旧贷款。

中迪投资表示,这有利于增强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的财务实力,有利于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发展。

成都路桥标语牌被反弹

致力于帮助中地投资的秦丽,是四川一位新兴的年轻富翁。

根据你的简历,秦丽出生于1977年,拥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现任本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中迪鹤邦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西藏中迪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成都中迪财务控制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2016年1月,成都路桥宣布股东持股达到5%,引起资本市场关注。公告称,截至2015年12月29日,秦丽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购买了公司5.0176%的股份,构成标语牌。

数据显示,成都路桥成立于1988年,主要从事公路、桥梁和市政工程建设,2011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在秦丽的招牌出现之前,成都路桥就陷入了困境。成都路桥于2015年2月宣布,公司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郑裕利因涉嫌受贿被检察院批准采取强制措施。

随着秦丽增持,他开始赢得这家上市公司的人事权。

2016年3月1日,成都路桥向深交所披露了秦丽的回复。秦丽明确表示:“我拟通过成都路桥股东会和董事会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向成都路桥推荐合格的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候选人”。

2016年2月25日,成都路桥发布公告,就《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与《关于增加公司经营范围的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然而,就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夕,李勤提交临时提案,提议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进行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推荐李勤等6名相关人员出任成都路桥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李勤的这一动作遭上市公司管理层反弹。

2016年3月2日,成都路桥披露,第一大股东李勤提交临时提案,提议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进行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由于该临时提案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决定不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成都路桥管理层此前审议通过的《关于选举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等议案获得股东大会通过,这标志着李勤问鼎成都路桥的努力再度受挫。

面对成都路桥管理层的阻力,李勤一度诉诸诉讼手段。

2017年1月,李勤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于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作出的《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决议中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第三十七条第(五)款的内容无效。

2017年9月,成都路桥公告称,成都市武侯法院终下发一审判决书,李勤诉讼请求获法院支持,成都路桥多项临时股东大会决议被判无效。

获达州商人支援

除了诉讼,李勤仍有办法——增持。

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可认定为拥有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李勤亦曾明确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成都路桥股份的可能”。

成都路桥公告显示,截至2月17日,李勤最终持股14789万股,持股比例20.055%,夺得成都路桥大股东之位。

成都路桥2016年3月披露的权益变动书显示,李勤持续买入成都路桥计14789万股,累计支付资金约11.79亿元。

在李勤问鼎成都路桥之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深圳,围绕着宝能、万科为中心的股权之争也如火如荼。外界好奇,持续买买买的李勤是谁?他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

据一篇多年前对李勤的介绍文章称,1995年,李勤从万县商业专科学校毕业,这是并轨前的最后一年毕业分配,李勤最终选择了下海。一切从基层学起,打小工、拜师傅、学手艺……做事勤快,做人诚恳,很快,李勤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2013年,中迪禾邦诞生,一家资产超两亿元,员工百余人的地产企业雄踞于达州,多个项目并线开发。2015年初,中迪禾邦豪掷23.2亿元,摘得重庆市九龙坡区大杨石组团一幅地块,震惊川渝楼市。

2017年3月,成都路桥发布修订后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李勤在其中披露了资金来源情况,包括向中迪禾邦集团借款、股权转让款、项目销售款和其他投资项目收益等渠道。

首先是向中迪禾邦借款5000万元。中迪禾邦正是李勤的主要资产之一,资料显示,中迪禾邦目前已形成房地产开发、商业运营管理、酒店运营管理、物业管理、文化旅游、健康医疗产业、农业产业、金融投资、项目投资、影视投资、股权投资等核心产业,并涉足电子商务、科技研发、环保化工和粮油食品贸易等领域。

其二是股权转让款,李勤转让中迪禾邦股权的转让款约6000万元。由此,李勤背后的雄厚人脉资源公诸于世。

企查查显示,2014年,中迪禾邦发生股权变更,四川省华鑫宏利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华鑫宏利)入股,到2015年,郫县贵智实业有限公司(郫县贵智)也成为中迪禾邦股东。

在中迪禾邦两大股东郫县贵智和华鑫宏利的背后,均是浩均实业。

企查查显示,浩均实业成立于2012年,此前股东包括刘军臣、邓博文、宋俞江等人。2017年,浩均实业更名为浩均发展集团。

有资料介绍,浩均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442亿元,净资产207亿元,每年销售额逾千亿元。

据新京报2016年3月报道,包括李勤、刘江东、宋德安、唐铭阳等多位人士在内,资本市场大舞台上四川达州人的身影频频出现,他们互相之间通过错综复杂的关系连接在了一起。有声音称之为达州帮。

除股权转让款这一资金支持外,前述权益变动书显示,根据李勤与华鑫宏利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中迪禾邦股权转让按注册资本面值转让,由于在股权转让前(2014年7月13日前)已经开发四个项目(中迪国际、水印长滩、南天丽都、滨河港湾等四个房地产开发项目),2014年7月13日李勤、郭上勇、华鑫宏利以及中迪禾邦签署《四方协议》,约定已开发的四个项目的收益权归李勤所有。

截至2016年1月31日,前述四个项目收入约12.34亿元,项目收益共计约8.36亿元。

快速入主绵石投资

虽有雄厚资金支持,但李勤除了要应对成都路桥管理层的反弹之外,还受到监管层的压力。

2016年3月,成都路桥公告,股东李勤因违规增持,被四川证监局出具了警示函。李勤在增持成都路桥股份达到5%时及之后每增加5%时,均未依法在规定的期限内停止买入成都路桥的股份,不符合《证券法》相关规定。

此外,持股比例达20.06%,成为成都路桥第一大股东后,李勤提交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也不符合信息披露的有关要求。

2017年8月,围绕着这一上市公司的漫长股权战迎来了新的入局者。

当年8月15日,成都路桥公告称,宏义嘉华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累计买入公司股份合计3723万股,占本公司股份总额的5.05%。

据披露,宏义嘉华的控股股东为四川宏义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刘峙宏。和此前举牌的李勤一样,刘峙宏也是达州商人。有媒体称,刘峙宏是李勤生意场上的“大哥”。

不过,宏义嘉华其后表示,公司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刘峙宏与成都路桥股东李勤无关联关系,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协议或其他类似的协议安排。

2018年8月,成都路桥公告,控股股东由郑渝力变更为四川宏义嘉华实业有限公司,刘峙宏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此时,距离李勤2015年8月买入成都路桥已过去了两年时间。在此期间,李勤对资本市场的布局已经变化。

2017年9月,绵石投资公告,公司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表决权授予协议。本次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完成后,成都中迪金控集团有限公司将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李勤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跟花费大量时间举牌成都路桥最终却未取得控制权相比,李勤拿下绵石投资的动作干净利落得多。到2018年,绵石投资也更名中迪投资。

中迪禾邦负债突破200亿元

入主绵石投资后的李勤,谋求减持成都路桥。

2018年1月,成都路桥公告,宏义嘉华拟收购李勤持有公司股份的5%股权。此外,李勤还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大幅减持成都路桥,一度达到公司总股本的5%。

不过,李勤向刘峙宏转让股权的进程并不顺利。

2018年6月,成都路桥公告,宏义嘉华与李勤签署补充协议,对原协议中约定的股份收购价款及支付方式做出修改。2018年9月,成都路桥公告,宏义嘉华与李勤再次签署协议,对《补充协议》中约定的股份交割时间做出修改。

今年3月,宏义嘉华与李勤解除并终止股份收购相关协议,不再收购李勤持有的公司5%股权,原因是“实际情况和市场因素的变化”。

从持续举牌成都路桥到入主绵石投资,从减持成都路桥到解除协议,四川富豪李勤在资本市场上已活跃了三年多时间。李勤的主要资产中迪禾邦负债规模已较为可观。

成都路桥李勤最新动态

截至2019年2月末,中迪禾邦资产总额为3082665.80万元,负债总额为2144209.35万元。

负债214亿元的中迪禾邦成都路桥李勤最新动态,其营业收入近年来出现下滑。

2017年度,中迪禾邦实现营业收入311177.66万元,净利润48215.83万元。而在2018年,中迪禾邦的营业收入降至298383.73万元,净利润降至41704.73万元。

2019年1-2月,中迪禾邦的营业收入只有3173.64万元,净利润-2927.29万元,步入亏损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中迪禾邦工商资料中披露的股权结构近日已发生变化,老股东郭上勇退出,刘军臣、宋俞江、余长江新增为公司股东。

目前,中迪禾邦的股东包括李勤、刘军臣、宋俞江、余长江共计4位。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刘军臣、宋俞江均为达州商人。

成都路桥李勤刘峙宏 四川李勤

成都路桥实际控制人被查,公司股权分散,达州地产开发商两次失控,背后浮现神秘富豪身影

成都路桥外交困境。一方面,公司董事长被调查,公司利润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公司也面临着“野蛮人”的敲门。

昨晚,成都路桥宣布董事会提名的新董事名单获批。这也意味着,实际控制人和现任董事会与野蛮人秦丽之间持续了几个月的成都路桥控制权之战已经结束。然而,据《新京报》记者报道,秦丽已跃升至第一大股东,并与四川一位神秘富豪关系密切。未来他是否会继续增持,双方如何竞争,仍然值得关注。

实际控制人被调查后,遭到“野蛮人”的猛烈抨击

自去年以来,成都路桥一直处于高管被调查、业绩下滑的阴影之下。据官网信息,成都路桥成立于1988年,主要从事公路、桥梁和市政工程建设,2011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成都路桥于2015年2月宣布,公司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郑裕利因涉嫌受贿被检察院批准采取强制措施。2015年12月,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了郑玉立的职务受贿罪。2016年3月4日,宣布3月3日开庭审理郑裕利案,尚未宣判。据报道,检方指控成都路桥向海南省前常务副省长谭力行贿6000多万元。

成都路桥表示,由于司法机关尚未对此案做出有效判决,公司仍无法判断此案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该公司此前曾因该案停牌。

同时,成都路桥的经营业绩也面临压力。成都路桥2015年度业绩快报报道,公司营业利润较2014年大幅下降,净利润下降%。

公司股份分散的现状也给蛮族敲开成都路桥的可能。目前,郑裕利直接持有公司1万股,持股比例为%。此外,四川稻城里实业投资间接持有成都路桥7.81%的股权。后者是郑裕利实际控制的企业,总持股比例为%。

“野蛮人”果然出现了。

2015年8月26日至8月28日,达州房地产开发商秦丽首次购入成都路桥股份,三个交易日分别购入约304万股、1835万股和807万股,共计2900多万股。2015年11月11日,秦丽再次出手,买入约654万股。

2015年12月29日,秦丽又购入成都路桥100万股,持股比例为%,构成标语牌。截至2016年3月3日,秦丽已购买公司约1.48万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随着秦丽通过增持成为成都路桥的第一大股东,他开始赢得这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2016年3月1日,成都路桥向深交所披露了秦丽的回复。秦丽明确表示:“我拟通过成都路桥股东会和董事会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向成都路桥推荐合格的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候选人”。这也是自去年8月持续增持以来,秦丽首次明确表态。

最大股东秦丽两次受挫

2016年3月1日,成都路桥新的第一大股东秦丽提交了临时提案,提议召开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进行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但3月3日成都路桥的公告显示,公司董事会否决了秦丽的提名,公司现任实际控制人郑裕利的提名将在3月11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进行表决。

在这方面,秦丽

外界有声音推测,秦丽之所以发布公告呼吁团结中小股东,与他的人事提名被否决有关。回应说:“如果和以前有什么联系,可能是李自己的考虑。”

昨天股东大会前后,《新京报》记者给成都路桥和秦丽打了几次电话,但都没有人接。

当晚,成都路桥宣布,在同日举行的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关于选举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等此前经董事会审议通过的议案获得股东大会通过,标志着秦丽争夺成都路桥控制权的努力再次受挫。

实际控制者以多管齐下的方式捍卫控制权

早在秦丽第一张标语牌之前,成都路桥处于动荡之中,现任实际控制人提出《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限制持股超过公司总股份3%的股东提名进入董事会候选人的时间条件,要求其连续12个月以上持股超过3%。

如果秦丽试图控制该公司,这一条款显然对秦丽不利。但在2015年11月召开的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该议案未获通过。

少数股东的反对是这项法案未能通过的原因。投票结果显示,少数股东中的反对股份占出席会议的少数股东所持股份的%。

此事迅速惊动深交所,请律师出具法律意见。随后提交的文件显示,“为了保持董事会的稳定性,并确保公司管理决策的一致性和稳定性,提名董事的股东必须持有股份超过12个月。”

之后,在2016年1月4日,也就是公司发布秦丽标语牌简化股权变更书的同一天,公司宣布计划收购资产,股票于1月4日停牌。

然而,这次资产收购最终并不成功,成都路桥重新获得了关注

焦点转回到章程问题上。

2月25日,成都路桥董事会再次审议通过《关于修改的议案》,其中继续要求连续12个月以上持有3%以上股权才能提名人选进入董事会。

  李勤资金从哪里来?

在联合中小股东争夺控制权暂时失败后,李勤仍然有继续争夺控制权的办法——增持。

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可认定为拥有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李勤亦曾明确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成都路桥股份的可能”。

此前,李勤在增持中已经显示了其资金实力。截至2016年2月17日,李勤在增持中已经累计支付资金11.8亿元。

新京报记者梳理历次详式权益报告书看到,在2月17日,也就是最新一次增持,增持价格已经到了9.30元至9.65元,远远高于2015年8月26日第一次买入股票时候的价格元至6.22元。若未来进一步增持,其资金压力势必继续增加。

  那么,李勤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呢?

2006年,李勤在四川达州创立中迪禾邦,他也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李勤在回复监管层的公告中表示,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自筹资金的性质为借贷资金,其与中迪禾邦于2月1日签署《临时借款协议》,中迪禾邦向其发放借款5000万元。

2015年初,中迪禾邦豪掷23.2亿元,摘得重庆市九龙坡区大杨石组团一幅地块,这一消息震惊了川渝楼市。有报道称,经过近十年的快速发展,中迪禾邦已经坐拥100多亿资产。

在官网中,中迪禾邦披露了其发展目标,2016年的目标年收入80亿元,净利润16亿元;三年内,步入四川房地产开发10强;五年内步入中国房地产开发100强。

  “野蛮人”背后隐现神秘富豪

李勤在3月2日签署的详式权益报告书中表示,截至当日,李勤除持有中迪禾邦33%的股权外,无其他对外投资情况;也没有在其他上市公司、银行等金融机构中拥有权益的股份超5%的情况。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除公司创始人李勤外,中迪禾邦背后的另一大“金主”是一位名叫邓博文的四川富豪。

成都市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2014年7月13日,中迪禾邦曾发生一次股权变更,李勤的持股比例从97%变更为38.8%,四川省华鑫宏利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华鑫宏利)从零跃升到占比60%。

2015年8月20日,中迪禾邦又发生了一次投资人(股权)变更,变更后为李勤与郫县贵智实业有限公司(郫县贵智),李勤股权比例为33%,后者为67%。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华鑫宏利和郫县贵智背后,均是神秘富豪邓博文。

工商资料显示,华鑫宏利的股东包括四川浩均实业有限公司(浩均实业)等。浩均实业成立于2012年11月26日,2014年2月25日,浩均实业发生股权变更,邓博文持股比例从0%增加到70%。

郫县贵智则成立于2015年8月5日,也就是中迪禾邦股权发生变更的15天前,法定代表人也是邓博文。

  □新京报记者赵毅波北京报道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