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辅助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美元最新动态分析

作者:641辅助网(www.641r.com)

美元最新动态分析

第三,当美元的CFTC头寸处于历史极值,基本面因素相对协调时,美元将大概率出现阶段性反向运行。

下半年美元怎么看?继续暴涨,概率下降。

为什么2Q美元飙升?

首先,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基本面是有分歧的。第二季度,美国经济继续改善,而欧元区经济利润率恶化,这给了市场看到更多美元的基本逻辑。

第二,内外因素共同提振了市场对特朗普政府的信心。今年上半年,税制改革的实施极大地提振了美国经济。4月中下旬,朝鲜表示愿意放弃核计划。6月12日,“特别黄金俱乐部”增强了市场对朝鲜核问题破冰的信心。市场对特朗普政府信心的增强也提振了美元指数。

第三,美元指数空头头寸拥挤。美元的CFTC非商业净多头-空头比率在0左右徘徊了42周,为美元提供了一个强劲的反弹斜率。

回顾过去,不排除美元仍有新高,但除非出现欧元区政治风险上升等极端情况,否则美元下半年继续大幅升值的动能可能已经减弱:

第一,欧美经济基本面可能会有边际变化:美国的惊喜和欧洲的失望可能会变少;

第二,欧洲央行年底终结QE没有悬念,不排除同时引导加息预期的可能性;

第三,中期选举仍可能给美国政治经济带来不确定性;

第四,市场情绪并不极端,至少约束了美元的上坡。

一个有趣的经验法则是,美国总统支持率和美元都是市场对美国经济和政治信心的反映,因此它们是正相关的。如果特朗普的支持率接近经验峰值,美元继续上涨的概率很低。

我们可以从三个因素来看美元指数的走势:看劳动生产率或者超长期的比较优势;看中长期实际价差;在中短期,我们关注跨境套利、政府权力和交易头寸。

我们2017年12月15日发布的《2018海外宏观经济展望《2018年海外经济:复苏走向过热》指出,2018年上半年美元指数将运行在90-96区间,目前已基本兑现。上半年,尤其是第二季度,美元大幅升值的动力可能主要来自美欧经济分化、特朗普支持率上升和市场情绪。

回过头来看,除非出现欧元区政治风险上升等极端情况,否则从美欧经济基本面、美欧货币政策、中期选举带来的不确定性、特朗普政府的执政能力、美元地位等方面来看,下半年美元继续大幅升值的可能性将会降低。换句话说,如果美元指数仍有新高,其上升斜率将低于第二季度。而且我们认为,美元指数在下半年某个时点再次进入贬值通道的概率还是很高的。

美元指数的定价因素

与其他资产相比,汇率的影响因素更加复杂,如劳动生产率趋势、购买力平价、储蓄/投资相对趋势、经常账户趋势、国际资本流动、货币政策、实际利率差、相对经济增长、财政政策、市场情绪、风险偏好、政治稳定等。

但是,我们可以将上述因素大致分为长期因素、中期因素和短期因素,可以找到每个时期的核心因素。就美元指数而言,我们认为研究框架可以简化为:(1)从长期看劳动生产率或比较优势;长期看实际价差;短期和中期的跨境套利、政府权力和市场情绪。

劳动生产率/相对优势

第二个美元周期:1996-2010年。1996年至2001年,在科技创新的推动下,美国劳动生产率再次上升,同期美元指数恢复上升趋势;随着网络泡沫的破灭,劳动生产率大幅下降,美元指数持续下跌。

第三个美元周期:2011年至今。2011年后,房地产导致美国经济企稳,页岩油技术导致美国劳动生产率回升,美元指数再次进入上升周期。

从逻辑上讲,美元汇率代表了美国与非美国之间的相对操作关系。为什么美元周期可以完全由美国的劳动生产率决定?我们认为,这说明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是全球创新的驱动力,美国相对于非美国经济体的比较优势/劣势可能更多是由其自身的劳动生产率周期决定的。这一点可以通过美国经济全球份额、美国出口份额和美国劳动生产率增长率的变化趋同来证实。

换句话说,我们大致会看到“美国的劳动生产率增强了——以GDP和出口份额增加为代表的美国的比较优势上升了——美元指数进入上升周期;美国的劳动生产率在下降——以GDP和出口份额下降为代表的美国的比较优势在下降(或者说存在比较劣势)——美元指数进入贬值周期。事实上,美国经济的比较优势也体现在它的股票市场上,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美元指数与美国股市指数之比与非美国股市指数正相关。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比较优势与汇率走势的相关性在非美国国家也有非常明显的映射。以日本和德国为例,从长期来看,日元和德国马克的实际有效汇率与其在全球出口中的份额正相关。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美国2000年的劳动生产率高于1985年,但第二轮美元指数峰值低于第一轮,因为美国经济总量在全球GDP中的比重已从1985年的34%降至32%。换句话说,劳动生产率增长率的变化可能只决定美元的运行方向,而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权重则影响同期美元指数的运行区间。可以看出,2016年美国经济总量占世界的比重仅为25%,这很可能意味着本轮美元指数的高点也将明显低于2000年。

注意中长期的实际价差

汇率解释中有许多经典的理论模型,如汇率平价、汇率超调模型、购买力平价理论和长期均衡理论。但大多数理论在实践(预测)中的应用效果往往不尽人意:要么考虑的因素过于单一和片面,如汇率平价;或者需要太多的假设,比如汇率超调模型,长期均衡理论。

从国际资本逐利的角度来看,资本回报决定了中长期国际资本流动的方向,而国际资本跨国流动的过程会影响相关货币的供求。换句话说,汇率的中长期定价因素是相对资本回报率。如果选择名义利率/名义价格来定义资本收益率,就会演化为利率平价或购买力平价理论;结合汇率超调理论,我们倾向于选择实际利率/实际价格来定义资本回报率,这样会有更好的效果。当然,实际利差取决于两个经济体的相对货币政策、通胀情况甚至经济增长情况。

我们知道,在美元指数中,欧元占57.6%,而日元、英镑、加元、瑞典克朗和瑞士法郎分别占13.6%、11.9%、9.1%、4.2%和3.6%。我们对欧洲、日本、英国和加拿大(瑞士,不包括瑞典)国家的实际利率进行加权,以获得美元指数中非美国经济体的综合实际利率,然后计算

除了上述超长期和中长期因素外,美元指数的表现还会受到很多中短期因素的影响,比如跨境套利、政府权力、市场情绪、事件驱动等等。事件驱动因素在汇率研究框架中不易体现,所以本文只讨论三个因素:跨境套利交易(),政府权力和市场情绪。

在特殊的货币政策条件下,跨境套利交易对汇率有显著影响。金融危机前,美元指数与美德传播的正相关度极低(整体上甚至为负相关),而危机后则呈现出显著的正相关。其逻辑在于,危机后,全球流动性进入金融体系的更多,跨境套利交易显著影响了国际市场的货币供求,利率平价促进了汇率和利差的同向运行。

追踪剔除机会成本和汇率锁定成本后的欧美净息差,如果指数显著偏离0,说明欧美债券之间存在较大的套利空间,息差将大概率带动汇率走势。但是,如果指数在0附近,其意义是有限的。

美国政府执政能力对美元指数的驱动力。影响美元走势的另一个中短期因素是市场对美国政府处理经济和外交问题能力的信心,美国总统民调支持率是一个切实可行的衡量标准。换句话说,无论是美国总统支持率还是美元指数,都是美国经济和政策的缩影。因此,尼克松以来历任总统的支持率与任职期间的美元指数呈正相关。

当然,相应地,如果欧元区等非美国经济体的政治不确定性或确定性增加,也会对美元产生一定的影响。比如2017年3-8月,随着荷兰、法国、德国等欧元区主要经济体大选尘埃落定,政治风险降低,市场对欧元的信心持续增强,也助推了同期美元的贬值趋势。

市场情绪对汇率的影响:让位于中长期驱动因素;但它可能主导周期性趋势。感情指标很多,这里只拿CFTC网和单身的比例举例。CFTC在美元指数中的非商业净多头/空头比率代表投资者对美元的看涨或看跌情绪。当指数处于历史上限极值(如60%)时,可以理解为美元多头方向拥挤,当指数接近历史下限极值时,可以理解为美元空头方向拥挤。

因为这类指标只是中短期驱动指标,如果汇率处于一定的中长期趋势,即使美元指数的持仓量比率处于历史极值,也不一定会带来美元走势的反转操作。但一旦中长期趋势驱动力的动量衰减,美元指数的持仓量比率处于历史极端,美元指数极有可能分阶段反向运行。

如何看待下半年美元:继续上涨的概率大幅下降

我们2017年12月15日发布的《2018海外宏观经济展望《2018年海外经济:复苏走向过热》指出,2018年上半年美元指数将运行在90-96区间,目前已基本兑现。上半年,尤其是第二季度,美元大幅升值的动力可能主要来自美欧经济分化、特朗普支持率上升和市场情绪。

回过头来看,除非出现欧元区政治风险上升等极端情况,否则从美欧经济基本面、美欧货币政策、中期选举带来的不确定性、特朗普政府的执政能力、美元地位等方面来看,下半年美元继续大幅升值的可能性将会降低。换句话说,如果美元指数仍然有一个新的高点,它的上升斜率将低于

内外因素共同提振了市场对特朗普政府的信心。今年上半年,税制改革的实施极大地提振了美国经济。4月中下旬,朝鲜表示愿意放弃核计划。6月12日,“特别基金”增强了市场对朝鲜核问题破冰的信心。这些因素形成了市场对特朗普政府执政能力的信心,也提振了美元指数。

美元指数空头头寸拥挤。如上所述,如果中长期因素仍对美元形成负向驱动,仓位指标无法逆转美元走势;但在欧美经济基本面分化、特朗普政府改错信心增强等因素的推动下,美元指数本身具备停止下跌、反弹的动能。此时,美元指数的拥挤空头头寸将加速美元指数的上行趋势。换句话说,基本面因素定义了美元指数的走向,而情绪指标为美元指数的运行提供了斜率支撑。

如何看下半年美元走势?急剧上升的动能正在减弱

欧洲和美国的经济基本面可能会有微小的变化:美国的惊喜和欧洲的失望都可能减少。在2018年下半年(2018年6月26日)海外宏观经济展望《风险与平衡》中,我们指出,目前美国经济增长的峰值可能出现在今年第三季度,而欧元区经济在上半年汇率贬值、通胀上升的背景下,下半年可能略有改善。换句话说,下半年美国经济对市场的惊喜可能在减少;欧元区经济因素带来的失望情绪预计也会减弱。所以相比上半年美欧经济分化的情况,下半年美国对欧元区的经济优势有边际收敛的可能。事实上,自6月下旬以来,欧元区花旗经济意外指数大幅反弹。一旦美欧边际经济差距进一步缩小,从基本面来看,会削弱美元指数的上行势头。

欧洲央行年底终结QE没有悬念,同时引导加息预期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在6月份的利率会议上,欧洲央行(ECB)明确指出,QE规模将从目前的300亿欧元/月降至第四季度初的150亿欧元/月,然美元最新动态分析后QE将于明年结束。此外,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通胀目标是将CPI调和至2%,而6月份的调和CPI已经达到这个门槛。如果该指标在下半年仍保持目前的水位,不排除年底结束QE,指导明年加息预期。一旦这个变量出现,欧元对美元将大幅升值。

此外,尽管美联储在年内仍可能加息1-2次,但美联储自5月以来的整体货币政策态度并不是很强硬:比如在5月的利率会议上,指出除了通胀和就业,货币政策节奏也会关注金融和国际宏观形势;在6月份的利率会议纪要中,我也表达了对中美贸易问题和美国债券收益率曲线变平的担忧。这至少说明,美联储加息幅度超过预期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

中期选举可能仍然会给美国政治和经济带来不确定性。2018年11月6日,美国国会将举行中期选举,重新选举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和联邦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个席位。虽然共和党在两院仍保持多数席位,但自内战以来,美国执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平均失去众议院32席和参议院2席[5]。换句话说,尽管特朗普的支持率在上升,但中期选举仍有明显的不确定性,这至少不是th的积极因素

数据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经达到他在2018年6月11日至17日这一周就职时的水平(45%)。如果特朗普的政策和美国经济前景不能继续大幅超出预期,下半年美元指数继续大幅升值将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市场情绪并不极端,这至少制约了美元的上行斜率。如上所述,基本面因素决定了美元指数的走向,而CFTC非商业净多头/空头比率所代表的情绪指标为美元指数的运行提供了斜坡支撑。在第二季度美元强势反弹之前,美元CFTC非商业净多头订单占比连续42周在0左右(主要在0轴以下),为美元提供了强劲的反弹斜率;目前该指数已升至38.3%,处于历史中位水平,表明即使美元在下半年仍能创出新高,其上行斜率也很可能放缓。

基于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基本面、美国和欧洲的货币政策、中期选举带来的不确定性、特朗普政府的执政能力和美元地位,美元下半年继续大幅升值的概率有所下降。换句话说,如果美元指数仍有新高,其上坡也将明显低于第二季度;而我们认为,美元指数在下半年某个时点再次进入贬值通道的概率还是很高的。

极端情况:如果欧元区的政治风险在2H升温,美元仍有望大幅走强

上半年意大利政治风险的暴露,以及最近德国保守派(CDU和基社盟)和社会民主党(社民党)在难民问题上的分歧(目前已达成共识),都表明我们不能排除欧元区未来仍存在政治或政策风险的可能性。如果下半年欧元区政治风险加剧,美元继续大幅走强的概率将大幅增加。当然,目前还是小概率事件。

[1]利率平价()认为远期价格差是由两国利差决定的,(远期汇率的溢价和贴现率近似等于两国的利率差),高利率货币在远期市场上必须贴现,低利率货币在远期市场上必须溢价。在没有交易成本的情况下,远期价差等于两国利差,即利率平价成立。

利率平价可以分为()利率平价和()利率平价。与利率平价无()利率平价相比,利率平价有()利率平价无()利率平价无()利率平价不承担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即套利者在套利时,可以在期货交易所市场上与套利方向相反的方向签订远期外汇合约(掉期交易),以确定到期日用于交割的汇率水平。抵消利率平价可以表示为:

r代表以本币计价的资产回报率和以外币计价的类似资产的平均回报率。s(间接价格)表示即期汇率,f(间接价格)表示即期宣布,未来某个时间交割的远期汇率。抵消利率平价的含义是国内利率高于(低于)国外利率的差额等于本国货币的远期贴现(溢价)。

[2] overshoot模型(),又称粘性价格货币分析法(-),认为外汇汇率冲击所做的过度调整,即在完全价格弹性条件下,调整到位后汇率的预期变化偏离购买。

中美贸易传来最新消息 黄金飙升突破1750

财经新闻社(北美)报道,周一(8月17日)美元下跌,早前公布的地区制造业调查结果疲软,增加了上周公布的惨淡数据所广播的疑虑,即美国经济复苏的基础可能不稳定。

美股尾盘,美元指数下跌,收盘下跌0.27%,触及最低,触及最高。

纽约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公布的制造业指数8月份降至3.7,7月份降至17.2,远低于路透社调查分析师估计的15。数据显示制造业放缓,但周一早些时候公布的强劲楼市数据部分抵消了数据的影响。

8月,美国房屋建筑商信心指数连续第三个月上升,达到历史新高。创纪录的低利率刺激了客流量的激增,尤其是在郊区市场,由于SARS-CoV-2的大流行,这一市场极具吸引力。

美元指数走势温和,市场人气因不确定性受限。本周,美联储将公布最后一次政策会议的纪要,美国民主党将举行总统提名会议。

“因为市场关注美国政治和美联储政策,美元已经形成了轻微的偏差,”西联商业解决方案公司的高级市场分析师说。

“美元倾向于区间的低端,因为上周美国零售销售表现不佳,投资者越来越怀疑美国经济从新冠病毒造成的衰退中复苏的持久性。”

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和中国周六推迟了对其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审查,理由是议程上有冲突。评估的延迟提振了对贸易敏感的澳元。

随着美元走软、美国国债收益率下降以及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增持大型黄金矿业公司股票,黄金价格周一上涨逾2%,达到过去一周的最高水平。

现货黄金收于美元/盎司,大幅上涨美元或2.12%,触及1990.40美元/盎司的盘中高点,较每日低点大幅上涨60多美元。

根据上周五提交的监管文件,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最近向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之一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GoldCorp)投资了2090万股股票。

加利补充说:“意识到他在买股票,而不是黄金商品本身,确实为那些想买黄金但可能仍在观望的人提供了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但积极的人气现在正帮助他们扣动扳机。”

美元跌至一周低点,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new york Federal Reserve)制造业指数跌至3.7,这也帮助推高了金价。

RJOFutures高级市场策略师BobHaberkorn指出,纽约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公布的制造业活动大幅下降,表明制造业的经济活动减少,而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则在购买黄金股。

目前,投资者正在等待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周三发布的政策会议纪要,以寻找政策前景预期变化的任何线索。

人们普遍猜测,美联储将采用一个平均通胀目标,即在一段时间内寻求将通胀率推高至2%以上,以弥补多年来通胀率低于2%的不足。

哈伯科恩表示,“市场预计美联储将提供非常强劲的支持,在美联储会议纪要发布前将升至2000美元以上,年底前将升至2250美元以上。”

在其他新闻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商务部进一步收紧了对华为获取美国技术的限制,并将华为在全球21个国家的38家子公司列为“实体名单”。

在美国国务院官方网站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蓬佩奥表示:“国务院强烈支持商务部今天扩大其对外直接产品规则,这将防止华为通过‘替代芯片生产’和‘提供用从美国获得的工具生产的现成芯片’来规避美国法律。”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告诉福克斯商业。中国一直在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000061,分享一下)。罗斯补充说:“中美贸易谈判在各个层面都在继续。”作为对美国商务部决定收紧对华出口限制的回应

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副局长迈克尔莫雷尔(MichaelMorell)和美国前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詹姆斯温内菲尔德(JamesWinnefeld)在8月份发表在《美国海军研究所》(U . S.NavalInstitute)杂志上的一篇联合文章中警告说,习近平将在2021年1月中旬“让台湾回归中国”。

此时,西方世界被美国大选和SARS-CoV-2大流行分散了注意力。两位作者认为,“行动”将在三天内完成。

文章指出,中国可能会在今年年底频繁撤离台湾东部沿海,为明年初美国总统交接期间台湾的军事统一做准备。文章明确提到时间从明年1月18日晚到20日,1月20日,美国总统就职日,中国可能成功控制了台湾。

莫雷尔和温内菲尔德在文章中描述了最坏的情况。他们认为,这一行动将很快启动,“从1月18日晚开始”,在美国总统就职典礼之前。

与此同时,中国还将通过一系列军事和网络攻击,瘫痪台湾的媒体、输电网络、军事设施和其他重要设备。然后会有快速的海空封锁,会有解放军潜艇加入行动。

作者认为,封锁将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两栖部队登陆铺平道路。与此同时,中国将对美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台湾的亲密盟友发出严厉警告。

下一个交易日的焦点和风向标:

09:30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公布了8月份货币政策会议纪要

美国7月份建筑许可证总数为203,336,030

20:30美国7月份新屋开工总数按年计算

美国石油学会原油库存从04:30美元到第二天8月14日的一周

主要货币趋势分析:

欧元:欧元/美元连续第五天上涨,收于1.1870,涨幅0.24%。技术上,货币的支点位于1.1858,汇率上行的初始阻力位于1.1888,进一步阻力位于1.1911,关键阻力位于1.1941;汇率下行的初始支撑在1.1836,进一步支撑在1.1806,更关键的支撑在1.1783。

美元最新动态分析

英镑:英镑/美元连续第三天上涨,收于1.3102,涨幅0.14%。技术上,货币的支点位于1.3099,汇率上行的初始阻力位于1.3125,进一步阻力位于1.3147,关键阻力位于1.3173;汇率下行的初始支撑在1.3077,进一步支撑在1.3051,更关键的支撑在1.3028。

日元:美元/日元连续第二天下跌,收于105.99,下跌0.56%。技术上,货币的支点在106.19,汇率上行的初始阻力在106.44,进一步阻力在106.90,关键阻力在107.16;对向下汇率的最初支持在105.73,进一步支持在105.48,更关键的支持在105.02。

(主编:

张雅洁)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